热潮福利小说_H文_肉文_H小说在线阅读文库

主页 > 都市情感 > / 正文

农村野外的激情性事

2019-02-22 都市情感

 生活在喧嚣的都市里,紧张的生活节奏、巨大的工作压力使我几乎透不过气来。每天在公司与家庭之间疲于奔命之余,片刻的闲暇中不禁使我怀念起当年乡村的生活来。
  正如我在其他的故事里提到的,乡村的生活其实就是一种贫穷的简单。没有车水马龙、没有瞬息万变、没有尔虞我诈、更没有你死我活,有的只是那一份的安详和宁静,加上持久的清贫。如果愿意的话,你完全可以优哉悠哉地生活,达至古人那种“君子固穷”的境界。在这种环境中,我度过了美好的青少年时代,包括性方面。
  在我的少年时代,独自到野地里游荡是我最大的爱好。除了可以尽情地进行偷番薯、掏鸟窝等玩耍活动以外,有时还可以有不少意外收获,比如偷看到他人隐私甚至是性活动。那时的我对性和异性充满着好奇和冲动,在一次偶然的偷看后,我就迷上了这项奇妙无穷的活动。
  那次也是我一个人在稻田里游荡。夏日阳光猛烈地照在地上,蒸发出阵阵热浪和泥土的芬芳。正值水稻抽穗吐花的季节,禾苗已经长到我的胸口那么高——我那时长得很矮小,弯下腰就可以隐藏在茂密的水稻丛中了。
  稻田边是一条较宽的路,是通往田地的一条主要通道。路边灌溉用的深深的小水沟中有很多红色的螃蟹。我站到水中,试图抓一两个来玩。这时传来两个女人的声音。当时正是中午时分,我也比较纳闷:刚吃过午饭就有人开始到地里干活了?
  农村的妇女们嗓门都很大,所以,远远地我就听到了她们的对话。
  “今年的收成看来不错啊!”其中一个说,“你们家地里的稻谷都抽穗了吧?”
  “对啊。不过,我们家人那么多,算起来还不及你们家好。”另外一个声音,“而且你老公又在大队里做事,有口粮可以领。”
  “但我们家的田就少一份了,在大队里做事,其实也没啥收入。”
  “多一份田就多一分辛苦。总之,耕田能有啥出息?”
  说着说着,声音越来越靠近我这边。我也听出他们是我们队里的,那个丈夫在大队里做事的大家管她叫兰姐,另一个叫金娣。
  两人都是邻近的小村庄嫁到我们村里来的,碰巧责任田又连在一起,都是勤快人,所以吃过午饭就上田干活了。最要命的是,她们都是我妈认识的,我很怕被她们发现我一个人在这里玩,如果告诉我妈的话,我就肯定会被我妈一顿好打。于是,我也不嫌脏了,连忙躲在水沟旁边高高的草丛后,盯着他们慢慢地走过来。
  她们两人都扛着锄头等工具,看样子是准备到地里干活去的。幸亏草丛又浓又密,我的身材又瘦小,还有水稻的遮掩,估计她们是发现不了我的。
  忽然,兰姐停了下来。
  “有什么事?”金娣问道,“忘了那什么东西吗?”
  “不、不是的,”兰姐的声音低了下来,有点紧张的样子,“我的那个好象来了,应该也是这几天的了。”
  “那你带了东西没有?”
  “带了。其实我刚才出门的时候就想把它戴在身上的了,只不过戴着那东西闷闷的,不好受。”
  我那时完全听不懂这两个女人在说什么,什么“那个”来了,是什么来了?
  “那东西”又是什么东西?只是觉得兰姐似乎是碰到了一些麻烦事情,好象要立即解决的模样。
  这时只听得兰姐说:“金娣,你先走。我趁现在没人就在这里搞一下,不然把裤子弄脏了就不好了。”
  “好。”金娣说着就先行走开了。当她经过我躲藏的地方时,我大气都不敢出一口,生怕被她发现。
  兰姐把工具放在了路边,再次小心地向四周张望了一下。站在对面路边的草丛中(说是对面,其实也不过7、8尺的距离),背向着我这个方向,边脱裤子边蹲了下来。
  一个又白又圆、光滑的大屁股漏了出来,在午后的阳光下显得如此夺目!两块肥大的屁股肉夹成了一道深邃的缝,靠近屁眼的地方颜色有些深,呈红褐色。
  再往前面,就是两片厚厚的肉(我那时还不知道这玩意儿学名叫阴唇)夹了起来,肉上还长了一些弯弯曲曲的毛。
  兰姐蹲好,就开始尿了出来,屁股下发出“嘘嘘”的声响,一片白花花的尿水从两块厚肉的夹缝中喷洒出来,把路边野草的叶子都打弯了,反射着猛烈的阳光,闪烁着耀眼的光芒。
  这整个过程我看了个清清楚楚,登时就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了,这是我第一次这么真切地看到一个成熟女人身体的隐秘部位。她和我以前所见到过的小女孩的都大不一样!我整个身体都开始微微地颤抖起来,心都好象快要跳出来了!
  兰姐一点都没有察觉出身后有什么异常,继续尿尿,口中还发出微微的呼气声,看起来很畅快。
  很快的她差不多尿完了——尿水已经不是连续不断地喷出,而是变成一段一段地射出来,每射一次,就“嘘”的一响,到最后尿水变得点点滴滴的,沿着屁眼和那厚肉的边缘往下掉。
  忽然,兰姐扭动腰身,带着屁股上下抖动了几下,要把剩下沾在那里的尿水抖掉。白花花的大屁股在阳光下这么晃动一阵,几乎能把光线反射到我这边来了,我都看得眼花缭乱了。
  这时,兰姐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团东西展了开来。我仔细一看,是长条形的物件,一边好象是用塑胶做的,呈粉红色,另外一边是布料做的,还是花格子布的,物件的两头连着细长的布绳子。
  这是个什么东西呢?我正在疑惑,又见到兰姐掏出一叠卫生纸——也是粉红色的(这种粗糙的草纸是那个年代最常见的,至少在我的村里是这样),抽出一点擦了一下尿尿的地方,擦完了还仔细看了看那纸,口中自语道:“好象不是来了。还是戴上吧。”就把剩下的草纸叠成长条形,别在刚才拿出来的那个物件上。
  然后,奇怪的事情发生了!兰姐把这整个东西往下阴处放,还轻轻地压了一下边缘部分,使之更加服贴。接着就不知怎么的把那几条绳子在腰部、屁股缝等地方绕了几下,那个物件就稳稳地被扎在她的身上,包裹住她那尿尿的地方。
  哦,原来她是要戴上这东西。我心想,这怎么有点象小孩子的尿布呢?难道兰姐这么大的人还尿床吗?后来长大了,我才知道那东西叫做月经带——一种快要连女孩都要遗忘了的曾经风靡全中国妇女界的卫生用品!
  搞好了这些事情,兰姐迅速拉起裤子穿好,稍微整理了一下,拿起工具就追赶金娣去了。
  望着兰姐远去的身影,我久久不能平静,接下来整个下午干了什么事情我都想不起来了。那个普普通通的午后,老天为我打开了人生的另一扇大门,开启了一个我从未探索过的未知世界!
  自那个午后,我就开始有意识地寻找同样的机会,满足自己的好奇心。经过多次的实践,我发现甘蔗地和玉米地是两处最好的偷看地点。在这两处地方,一方面隐藏起来十分容易,另一方面也较为容易偷看到想要的景象——因为大家都会觉得没人看的到,而我那次在稻田里的经历是可遇不可求的。另外,随着身体长高,我也再不可能轻而易举地隐藏在水稻丛中了。
  一些年轻的夫妇经常都会在劳作之余,就在田间地里搞些小动作,甚至是做爱,这些自然就成了我的主要偷看对象。而其中一对李家的小夫妻是我见得最多的。
  这对小夫妻男的叫李X东,那时才20来岁,我们管他叫东哥;女的好象叫黄什么好的,从邻村嫁进来,大家都管她叫东嫂。
  东哥是我们生产队里少数念过点书,懂得些数目的青年,大家推举东哥担任队里的记帐员工作。但凡有些什么分配下来的物资,东哥就负责配合队长登记、核算、组织签收什么的。与那些在大队里工作的人不同的是,东哥不是专职做这些事的,他也有自己的一份责任田。
  我那时觉得东哥是一个很能干的小伙子,分配东西时很是威风,在田地里干活又很麻利,还娶了个漂亮的老婆。
  说起来,那时东哥和东嫂结婚不到一年,还没有小孩。而年轻夫妇欲望强烈的很,即使在地里也不例外,尤其是在别人不会轻易看到的甘蔗地里。
  其实,我第一次在甘蔗地里偷看东哥夫妇时只看到了东嫂小便的情景。那已经是快傍晚的时分了,他们正在除草。透过密密麻麻的甘蔗,我在他们附近看了很久,都不见有什么动静,耳中只听到他们聊着关于花生收成如何、甘蔗要喷药了之类的话题,甚是无聊。正打算悄悄离开时,东嫂压低声音说的一句话使我登时兴奋起来。
  “阿东,我要尿尿。”这是东嫂的原话,至今我还记得清清楚楚。
  东哥接着说道:“那就在这儿尿吧。”
  “附近该不会有人吧?”东嫂小心地看了看四周。我的心又开始加速了,如果被东哥发现我就藏在这里,那就惨了。
  “没有人!”东哥很放心地说,“今天就只有老孙家和我们到甘蔗地里干活来了,他们家的地离我们远着呢!”
  于是东嫂便走到一边,就在东哥视线范围内拉下裤子。由于这次我的位置在正面稍侧一点,所以在一晃之间,我也见到了东嫂胯部那里的模样:稀疏弯曲的毛长在那隆起的肉阜上,在肉阜中间的下方裂开了一道向两条大腿中间伸展的缝隙,与男人的完全不一样。
  东嫂蹲了下来,两腿微微分开,一道水柱很快地就从她的腿间喷涌而出。
  由于位置较低而且光线不足,这次我没能看清楚东嫂尿尿的具体情形,但从上次见到兰姐的状况,我已经可以想象出尿水从东嫂的肉缝中射出的情景了,加上那女人尿尿特有的“嘘嘘”声响的配合,我进入了极度兴奋和陶醉的境地。
  后来我总结出一个规律,其实整个上午或下午在地里干活,一般来说,女人们,特别是结了婚生过小孩的,总要小解一两次的,只要有足够的耐心,肯定有机会观察到的。
  到东嫂尿完,天色逐渐黑了下来,他们也开始收拾工具准备回家。
  “好累啊,今晚要好好休息一下。明天早上再来把剩下的草都除了,下午就要到稻田里除草了。”东哥说。
  东嫂也没什么异议:“好啊。”
  看来明天我也要再来这里。等他们走得远远的,我才敢站起来,拍拍身上的泥土,回家去了。
  第二天早上,东哥夫妇果然又到了甘蔗地里干活。这次我并不急于马上在他们附近蹲点等候,而是在附近游荡了一通,才慢慢地转到他们家甘蔗地附近,物色了一个较好的观测点隐蔽起来,等候着。一般而言,女人们要下地干活的话,多在出门前就小解一次,太早去了,只是在那里干等。